酷鱼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叩问仙道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两妖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两妖

    “百体生液,七精灵盈。

    灌汝五体,光赫玉清!”

    施宣清朗的声音响起。

    伴随念咒之声,他面前灵符渐趋完整,灵符轻盈而纯净,在半空之中飘动,如盈盈水波。

    施宣冲奔袭在前的沈霍一点指,灵符一颤碎裂。

    与此同时,沈霍头顶陡然有一股水流从天而降,仿佛截下一段天河,自沈霍顶门灌入。

    沈霍和施宣乃是至交,对此早有准备,前冲之势毫不停顿。

    下一刻,秦桑发觉这方天地的水气受到了某种吸引,飞速向沈霍汇聚而来,其身上逐渐散发出蓝色的光晕。

    随着水气越聚越多,展现出一个人形轮廓,如一件癸水之精制成的宝甲,将沈霍保护在内。

    与此同时,沈霍身上气势大增,如猛虎跃山林,一个纵跃便高出崖顶。

    沈霍居高临下俯瞰山崖上的庙宇,满脸杀气,双手紧握玄铁重剑,手臂上血肉鼓起,血肉散发淡淡的蓝光,在施宣灵符的加持之下,似乎有更强的力量灌注进来。

    “呔!”

    爆喝如雷,动荡群山。

    沈霍高举重剑,身如奔雷,狠狠劈向庙宇。

    此间庙宇甚是简陋,几乎没有能够入眼的陈设,远没有道庭治下的神庙那种华美庄严之感,看起来比山下的鬼民村落好不了多少。

    不过,建造庙宇的石块被打磨的光滑如镜,庙宇格局四四方方,胜在齐整。

    庙宇之内。

    此时正有一头蓝狐懒洋洋靠在软塌上。

    这头蓝狐占据庙宇中最大的一个房间,可见其地位尊崇。

    在软塌旁边,矗立着一尊狐首人身的白玉雕像,正是山下鬼民供奉的神像。

    只是这尊雕像更为精致,栩栩如生,看得出雕刻的正是这头蓝狐,只不过将狐身美化成了人身。

    蓝狐似睡非睡,懒洋洋看着下方的一众小妖。

    这些小妖正在分享鬼民呈上来的供品,它们尚未开慧,受本能驱使,免不了争抢,乱糟糟一片。

    小妖们争抢的目标是其中一些箩筐,装着鬼民奉上来的血食。

    不仅有鬼民冒险猎杀的妖兽血肉。

    还有几个箩筐里面传出细小的哭声,嗅到里面的气息,小妖们便按耐不住了,不一会儿便打成一团。

    对它们而言,箩筐里无疑是珍馐美味。

    但鬼民聚群而居,不是好惹的,这些小妖平日里没有能力抢夺血食,现在鬼民却自己乖乖奉上。

    全靠大王妙计,才能轻松享受到如此美味的血食!

    抢到血食的小妖狼吞虎咽,对榻上的大王崇拜得无以复加。

    这时,庙宇外传来爆喝之声。

    蓝狐猛然翻身坐起,目光一凝,向后急纵,轰隆一声在墙上撞出一个大洞。

    其余小妖反应慢了半拍,扭回头,呆呆看着一个从天而降的黑影挥剑斩来!

    ‘轰!’

    崖顶腾起漫天烟尘。

    玄铁重剑正正劈在庙宇中轴,剑身没入地底,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剑痕。

    无形波动沿着剑痕向两侧涌来,所有石屋应声倒塌,剑风横扫,所有石块化为齑粉,连同里面的小妖,一起烟消云散。

    只听‘咔嚓’一声,悬崖的前端不堪重负,竟脱落下来,砸进下方的河水之中。

    “谁敢坏我神庙!”

    烟尘中传出气急败坏的尖叫。

    旋即风烟震荡,陡现漫天爪影,劲风如刀,刹那便将沈霍淹没。

    “哪来的野妖,也敢称神!”

    沈霍口出讥讽之言,丝毫不惧,手臂轻轻一抬便将玄铁重剑从地底抽出,继而手腕一晃,分出三道剑影,疾斩而出。

    ‘砰!砰!砰!’

    看似笨重的玄铁重剑,在他手中堪称妙到毫巅,爪影成片破碎,溃不成军。

    一声闷哼,蓝狐跌跌撞撞退出老远,还欲反攻,看清沈霍以及后面的人影,神情顿时大变,扬起脑袋发出一声尖细长啸。

    沈霍知它在呼唤帮手,也不阻止,转了下手腕,冷笑道:“最好把周围的邪神都叫过来,正好一网打尽!”

    话音未落,沈霍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在蓝狐身边,挥剑便刺。

    啸音之中融合了蓝狐的神通,瞬间传遍群山。

    群山深处,几乎同时响起龙吟虎啸之声,妖气冲霄,带起妖风、妖云破空而来。

    沈霍不予理会,眼里只有蓝狐。

    蓝狐侧身躲避,沈霍一剑刺空,仍不依不饶,将剑身一横,狠狠一拍。

    见势不妙,蓝狐正欲再躲,耳畔陡然响起一声轻喝——定!

    蓝狐头顶不知何时浮现一张灵符,似缓实急,飘然而落,贴在其顶门之上。

    霎时如万钧加身,蓝狐僵在原地,动弹不得,眼睛露出惊惶之色。

    ‘砰!’

    重剑来势凶猛,蓝狐被拍了个正着,霎时骨骼尽碎,变成一滩肉酱。

    沈霍脸上却没有得色,突然移目看向前方一处密林,冷哼一声,正要动作,便见一道身影比他更快冲过去。

    来人正是秦桑。

    秦桑运起《七师佛印》莲华印,身影如烟,缥缈难测,一晃出现在林边,探手向旁边抓去,竟从虚空里抓出一头蓝狐。

    他手掌如铁钳,死死捏住蓝狐脖颈。

    蓝狐双目通红,疯狂挣扎。

    ‘咔!’

    秦桑五指微一用力,蓝狐眼珠突出,全身僵硬,气若游丝。

    “好!”

    沈霍眼中闪过异彩,大赞秦桑对战机把握敏锐,将手中宝剑一横,看向群山深处。

    秦桑甩手将蓝狐丢给后方的施宣,也看向那个方向。

    只不过,他关注的并非那些妖气,视线不动声色扫过诸峰。

    远处一座山中,山腹被挖空成一处暗室。

    暗室内放着一个圆形的玉球,散发出淡淡微光,只能照亮周围三尺方圆。

    黑暗中响起一个声音,“鸠兄,道庭的人来了。”

    片刻后,一个人影走到玉球旁,乃是一个豹头环眼、壮硕异常的大汉,和用咒前的沈霍不相上下。

    不过,大汉背后有一条斑斓虎尾。

    他垂目看着玉球,里面显示的正是蓝狐神庙里的景象。

    不一会儿,又有一个高瘦的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

    此人鼻如弯钩,背后生有一对儿翅膀,灰色的羽毛浓密顺滑,粗看容易误认为是一件灰袍。

    “只来了几个洞神法位的小辈,甚至没有道庭的仙官。”

    壮汉抬起头道。

    鸠兄不语,盯着玉球看了一会儿,忽然指向影像里的秦桑,“我隐隐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壮汉微怔,细看了秦桑一会儿,皱眉道:“鸠兄天生神通能够感知危险,留侯特意派鸠兄前来,想来预感不会出错。不过,道庭难道也有修龙虎坛的仙官了?”

    “谁说道庭一定会派仙官过来?”

    鸠兄反问,“若我们麻痹大意,打算顺手料理这些小辈,岂非正中圈套?”

    壮汉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能让鸠兄感受到威胁,此人至少是都坛主级数的高手。几个小妖在鬼民之中扮作妖神,道庭竟如此大动干戈,你我可以去向留侯复命了。若其他地方也是如此,说明我们筹备多年的这条路走对了,否则不会刚有动作就令道庭如临大敌。”

    他们交谈之时。

    战场上又生变化。

    蓝狐发出呼救,未能坚持到援手到来便被生擒。

    赶来援助的妖神并未被吓退,不久便有七八股妖风齐至,传出阵阵怪啸。

    隐隐可见妖风中有豺狼虎豹的虚影闪现,绝大部分气息比蓝狐还强,俱是妖丹期妖兽。

    飞沙走石,阴云阵阵。

    秦桑和沈霍并肩而立。

    施宣稍稍落后,洛茵在所有人最后方。

    此时,洛茵也召唤出自己的箓坛。

    和施宣不同,洛茵修的乃是兵马坛,且入道之初便得到师门拨付的兵马。

    九华洞天豢养的道兵多为水族,俱是精锐。

    洛茵麾下兵马整齐划一,皆为体长丈许的蓝鲛,蓝鲛在高空摆开阵势。

    虚空无水。

    蓝鲛喷出一口口精元,在半空弥散开来,好似在空中建了一座湖泊。

    “山川之炁,百秀之精。

    结为华盖,洞吐成云。”

    洛茵声音清脆,悦耳动听,立于箓坛之上,步罡踏斗,轻盈几个转身。

    蓝鲛兵阵随之变动,分合之间显化阵图,众妖之力影响天地。

    高空之上忽然兴起层层白云。

    起初只是稀薄的云气,随着白云越积越多,铺天盖地,天上如张开一面华盖,笼罩下方。

    恰在这时,群妖掠至,顿觉一股压抑之感涌上心头,纷纷抬头望天,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齐发吼啸之声。

    霎时间,群妖齐齐现出真容,各展神通,竟是分头行动,目标皆是洛茵!

    它们被点化开慧不久,但本能感觉到,修兵马坛的洛茵对它们威胁最大。

    沈霍大笑一声,随意择了个对手,举剑便斩。

    施宣闪身挡在洛茵前方,面前金印坛微微旋转,又一道灵符飞出。

    “划江!”

    灵符一闪而没,天上忽现一道大江,不知源头何在,也不知奔涌向何方。

    大江如天堑,从施宣身前流过,将群妖挡在大江对岸。

    洛茵依旧专注于施咒,对凶神恶煞的对手视而不见。

    不多时,‘噼啪’之声大作,周围几座山头暴雨倾盆。

    狂风暴雨间,水珠如珠串相连,又化作一柄柄锋利的水剑。

    顷刻之间,群妖头顶万剑倒悬,肃杀之气冲霄。

    洛茵微微睁目,眼中露出杀机,瞪视群妖,万千水剑漫空一卷,狂刺而下。

    秦桑这时也没有闲着,给自己选了个对手,乃是落在群妖最后的一头白虎。

    这头白虎修为最高,方才也是它定下计策,主攻洛茵。

    秦桑将一切看在眼里,掐了个莲华印,鬼魅般从群妖之间穿过。

    白虎眼皮急跳,微微伏身,怒吼一声,两肋浮现阴影,乃是两头伥鬼。

    两头伥鬼皆是被白虎杀死的狼妖,生前俱是妖灵期修为,并肩扑向秦桑。

    秦桑仍是掐莲华印,身影一闪,从两头伥鬼中间穿过,接着手印急变,捏起摧魔印以雷霆之势按向白虎眉心。

    白虎大惊,嗷叫一声,竟不敢和秦桑硬拼,扭头便逃,两头伥鬼忙不迭飞回护主。

    一下逼退白虎,但秦桑并没有改变目标,也没有将白虎擒下的意思,不慌不忙追着白虎,总是将要追上却又差一步的样子。

    暗室玉球旁。

    壮汉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鸠兄,此人……”

    那鸠兄眉心紧锁,紧紧盯着秦桑,片刻之后,忽然注意到白虎逃窜的轨迹,神情陡变,大叫不好,“快走!”

    话音方落。

    玉球里的秦桑忽然抬头向这里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身前多出一柄灵剑,剑光一闪而逝。

    壮汉反应极快,得到同伴提醒,毫不迟疑向洞穴内飞退。

    ‘轰!’

    灰莺剑一举贯穿山壁阵禁,不偏不倚,恰好刺中山壁里的玉球。

    且剑势未竭,追着二妖飞刺而去。

    秦桑紧随而至。

    方才他莫名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命天目蝶催动神通探查,发觉此山藏有极为隐蔽的阵禁,靠近又感应到两股不弱的气息。

    如此偏远地带,竟有疑似化形期的妖王潜伏。

    以秦桑的心智,不难猜出自己定是又撞入了某个阴谋之中,已身入其间,想抽身也晚了,况且他更想在具山治有一番作为,除非敌人势大难敌,没有主动推开的道理。

    即使没有什么阴谋,抓到两头大妖也能换取功德。

    ‘嗖!嗖!’

    两妖急退,面露骇然之色。

    灰莺剑展露出的剑气令他们胆寒,好在他们不是没有后手。

    决定在这里做出布置,试探道庭之时,它们便留好了退路,建造了小型挪移阵法。

    方才察觉危险,鸠兄直接开启阵法。

    “走!”

    鸠兄一步踏上挪移阵,抬手抓向壮汉,灵阵灵光闪现。

    这时,秦桑出现在洞口,看到此景,眉心微蹙,灰莺剑速度暴涨。

    就在二妖消失的刹那,灵剑贯穿壮汉的胸膛,带着壮汉尸体刺进后面的石壁。

    灵光散去,鸠兄消失不见。

    秦桑踱步过来,看着已经失去效用的挪移阵微微皱眉,想到此妖最后阴鸷的眼神,心知又多了个仇家。

    不过,他并不在意。

    对方非常机警,仓促出手,能留下虎妖已经不错了,可惜没能生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