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鱼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桀骜娇妻不可欺 > 第52章 目之所及

第52章 目之所及

    把座椅调整了一下,自顾自的开始解自己的皮带,都说人倒起霉来容易连环转,果真不假,皮带的扣死死的打不开。

    他越使劲越打不开,心里的怨气越来越上头,他最近的情绪真是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伸过来一只雪白的手,在他腰间的扣子上轻轻的掰动了一下,扣子随即就松开了,再看过去,女人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目视着前面纹丝不动的车辆。

    他莫名的有些泄气:“果然不像个女人。”

    苏可回过头:“要怎么才像个女人,现在扑过去扒光你的衣服,占了你的便宜才是?”

    “”头一次被人说占便宜,可真是新鲜,这女人怼起人来经常会超常发挥,让人措手不及。

    “就算要占,那也得看对方是谁,有些人的便宜可以占,有些人的,是不能占的。”

    她的话里充满了不屑:“你以为都跟你似的。”

    这让一个天天被人众星捧月般对待的人瞬间有了想自我检讨的错觉感,楚原盯着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儿,觉得此刻要抑制住男人在荷尔蒙刺激下产生的冲动,实属是不易的事。

    “饥不择食。”星波流转,她的睫毛闪了闪,讥讽之意溢于言表。

    男人突然就笑了,笑得有几分放荡不羁:“我是有点饥不择食。”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知道落入了下风,想起前不久的尴尬,瞬间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拿起,恨不得朝那张笑若桃花的脸砸过去。

    手被抓住,手里的盒子被取了下来放回了原位:“这可不能摔,贵得很。”

    他的手心不同于往日的温暖,有些冰凉,大概是淋了雨的关系。

    “这是要送给姚德成的贺礼。”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躺着一对儿黄金做的佛像:“这姚德成,平时亏心事没少做,但烧香拜佛倒是从来不落下,他就喜欢这些东西。”

    她也略有耳闻。

    佛像周身金灿灿,分量也是不轻,满满的钞票的味道,雕工精巧,栩栩如生,一看就不是市面上的常规品种。

    投其所好,是送礼的最基本套路。

    “给你的。”

    苏可没接,又听得他道:“我不是跟你说过,贺礼的事我来准备,这就忘了?”

    她没忘,只是当时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多少钱,我给你。”

    其实他原本想着,直接包点人民币比较实在,不太可能花心思去搞这些东西,但既然人家记得这事儿还操办了,她也不好拒绝。

    “钱我有的是,不如,你给点别的。”

    苏可警惕的盯着他,谁知道他坏坏的一笑:“你脑袋里在想什么?真龌龊。”

    瞧,这男人总能找到机会反将一军。

    报复心可真不能小觑

    “我是说,你给我做一顿饭,就当抵债了,怎么样?”

    一顿饭,换这么贵的东西?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一顿,怎么算,这笔买卖怎么想你都是赚的,都是做生意的,你不会告诉我这么划算的买卖你不做。”

    “好。”

    有便宜不占才怪。

    “苏可。”

    冷不丁的喊她,声音还带着些沙哑,听起来有些疲惫和隐忍,她默不作声的看着他。

    那深邃的眼眸里就像个无尽的深渊,落入之后便再无返回之力,这便是他极致的魅力,一个很容易让人上瘾的男人。

    “下次要去哪里,能不能先跟我说一声,找你,太累了。”

    这一刻,苏可突然就心软了,软得一塌糊涂,他看起来就像个受了多大委屈的孩子。

    他是在请求吗?

    他如此的模样,原来会是如此的扰人心扉。

    雨越下越起劲,等待让人变得有些烦躁,但渐渐的又平缓了下来,有些事,明知道改变不了现状,想通了,也就不会那么暴躁了。

    俩人沉默了一阵,男人安静得不合乎常理。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微阖双目,像睡着了般,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抖动几下,轻皱的眉头,在告诉她,男人睡得并不安稳。

    想起刚刚触碰的冰凉,她凑了过去,伸手在他额头上轻轻按了一下。

    还好,并没有发烧,放心之下,又立刻收回了手。

    黑眸打开,“手还疼吗?”

    她摇了摇头:“不疼了。”

    像是安慰般:“放心,不会留疤的。”

    这一点,她其实并不十分的介意,但这个男人,似乎很介意:“就算留疤了又怎么样,皮囊而已。”

    “那就更嫁不出去了。”

    半晌,听他又唤了一声,没有了刚刚的气势,仿佛多年的好友:“苏可。”

    “嗯。”不自觉的应了一声,等待着他的下文。

    “如果哪天想占便宜了,可以考虑我,可不要便宜了外面那些男人,从各方面来讲,我是个最佳人选。”

    自信又自恋还无耻

    “最主要的,我还不用你负责。”

    “你闭嘴吧你。”

    他们在车上一直待到了半夜,那一刻,突然心软如水,再没了要逃跑的冲动,俩人又返回了酒店。

    幸亏是夜半人少,要不然一个如此帅气的男人顶着一身的睡衣出现在公共场所,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合理。

    男人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接下来的几天,她表现顺从得像另一个人,他说什么,只要不是过分的,她都听从照做,比如说按时的带她去医院复诊,再比如按时的吃饭,又或者按时睡觉。

    男人觉得,这才像个正常人,但与此同时,又觉得这样的正常让他有些不适应。

    在几天的纠结之后,这件事在医生的那句认可中总算落下了帷幕。

    掌心中,留有疤痕,在白嫩柔软的手上,显得十分的突兀,她不在乎,但他,却很在乎。

    那疤痕,落在他眼里,十分的碍眼。

    而俩人的相处,吵着吵着,竟然少了很多的怒气,相比之下,互相调侃来得更多些。

    对于上次他的冲动,她似乎不再计较了。

    这让他一下子安心了下来。

    姚德成的生日宴眼见着就要到了,楚原只好打道回府,将她送回了她的楼下。

    同时,他看到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大概就是传说中她的男友,在见到苏可下车的那一瞬间,张开双臂将她拥在了怀里,十分的亲密。

    苏可握着拳头,似乎不想对方知道自己的受伤,显得十分的小心翼翼。

    小心翼翼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有如此小女儿的姿态。

    心里的落差骤然而起,不快,但又无奈,那个男人,并不普通,甚至是有些耀眼。

    他俩的相处,看起来十分的和睦。

    踩下油门,掉头离开。

    吴奕维看了一眼离开的车子:“这小子确实很优秀,难怪你会谎报军情,也就你弟弟那傻孩子会相信,你这几天出差去了。”

    苏可任他搂着:“我也就能骗骗他了,哪能骗得了你的火眼金睛。”

    彩虹屁听着十分的舒坦:“算你识相,快跟我说说,这几天干什么去了,生米煮成熟饭了没有。”

    苏可胳膊肘顶了顶他:“注意你的言行举止,要是让别人看到你这样,会觉得没爱了。”

    吴奕维轻笑道:“在你面前还要那么做作伪装,那就没什么意思了,一副面具时不时的总要拿下来让脸透透气,否则的话,容易闷出毛病。”

    她笑而不语。

    回到家,她搜寻了一下苏逸的影子。

    “别找了,他在你们公司呢,每天孙超会送他回来,这傻孩子是不是转性了,每天去你公司比我上班都积极,早早的起来,去楼下买了早点回来吃好就走了,还顺便把我的早饭也买了。”

    “从那边回来,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苏可想得比较简单:“只要不惹事,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折腾够了,他自然而然就恢复正常了。”

    她也当苏逸最近的表现是不正常。

    “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件衣服。”

    “衣服?”

    “你后天不是要去参加那个谁的生日宴会吗,你不会告诉我,你就穿着这一身黑不溜秋的过去吧,人家好歹也是个喜事,你弄得跟个奔丧的似的,到那儿再人见人烦。”

    苏可自嘲:“烦我的人还少吗。”

    有些心疼,戳了戳她的脑袋:“谁让你这么优秀,换做我是你的同行,我也会烦你。”

    暖意,席卷而来。

    他总是有办法让她不那么伤感。

    看了看衣服,再看了看自己,她张了张嘴,十分的不认同:“你是不是把你们模特的衣服拿过来了?”

    “什么模特的衣服!”脑袋被轻敲了一下:“这是我亲自给你设计的,独一无二的,别人想穿还穿着呢。”

    “可这衣服”

    “别废话,快进去试试。”她被推搡着往房间去,压根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她怎么遇到的,尽是霸道的男人,但相比较那个男人的霸道,她倒是习惯吴奕维这种类型的,妥妥的暖男啊。

    但吴奕维给她亲手设计的衣服,实在是

    镜中的那个人,明明就是自己,可又觉得如此的陌生。

    敲门声响了又响,将苏可的思绪拉了回来,吴奕维应声而入,目及换好了衣服的人,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搂过她的肩膀。

    镜中俩人并肩而立,透过镜子,吴奕维看着那双写满了故事的黑色深眸,笑容有些苦涩。

    “可可,我一直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