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鱼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囚狱 > 第一百一十六章无敌战舰,破碎虚空

第一百一十六章无敌战舰,破碎虚空

    一艘庞大的战舰出现在虚空,无尽远,无尽近。

    那虚空暗沉而诡异,云气宛若海水一般在那战舰边缘翻滚沸腾。

    那战舰却是凝滞在那里,宛若浮雕或者镶嵌在虚空的装饰。

    那漆黑,那金属的光泽,代表着冷酷。

    而消失的猎道者,却是重新出现在面前,依旧冷酷,甚至更加残酷。

    那一双双眼眸,那一张张面孔,便如那战舰的光泽和颜色。

    气氛猛然一滞,刚刚舒口气的人,一下子如被人扼住了喉咙。

    抓着光镰飞射而出的猎道者突然刹住身形,一张面孔缓缓的展现出来。

    王凯之!

    苍老的面孔,却在全副甲胄的映衬下,显得冷峭而成熟,一双眼眸,透露出那冰冷的光芒,讥诮,不屑,冷漠。宛若那冰晶,仿佛从诞生开始便是冰冷的。

    无声的世界,已经在溃败,在死亡。

    死亡仿佛很早就开始了,或者只不过是轮回中的某个片段。

    生命在呼吸。

    时空却在扼杀呼吸。

    王凯之盯着仇九,仇九手中的剑还在流淌墨绿色的液体。

    神王脸上笑僵硬着,显得有些扭曲。他在想什么,低垂下目光,似乎在想他的诸神在何处。猎道者可以重生,那么,他的诸神呢?王冠在头顶闪耀,那光芒是厚重的,是威严的,是不容侵犯的。只是,时空在变,规则在变,力量在变。他回过神,长长的吸了口气,目光落在了那战舰上。

    它,从何而来?代表了什么?

    隐约间,那战舰似乎在补充能量。

    能量来自于这片时空。

    而后,神王的目光落在了王凯之的身上。王凯之身上的甲胄流溢着光彩,那光彩仿佛也是能量涌动所形成的光的闪耀。他攥紧了拳头。一股愤怒、压抑的嫉妒,油然而生。最后,他望着仇九,眼珠微微一转,他脸上的笑便灵动起来,似乎有种促狭的意味。

    王凯之举起了光镰,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烈。

    仇九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伸手在怀里掏了一下,既而低声一叹。他想喝酒。身体的疲惫、痛苦,刺激着他想念烈酒。手中的剑无声无息,甚至光泽也黯淡了许多。他垂下头,地面破裂,一条条裂缝上,腾起灰色的尘烟。大地死了!那猛兽的身躯倒在那里,黑乎乎的就像烂泥。

    低声一叹,他的目光忽然落在远处。

    一个身影在那里颤抖,弓着背,低着头,看不清模样,看起来楚楚可怜。

    熟悉的身影,仇九的眸光一凝。

    而这时,王凯之已经动了。

    王凯之的对象竟然是神王。刹那间,风云巨变,寒光一闪即逝。

    神王呆了一下。虽然他已有所准备,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先向自己发起攻击。神王急忙后退,手中出现无数的利刃,宛若箭矢一般疾驰而出。尖锐的暴鸣,突然之间暴响。空气被撕开,化作一条条的气浪,在视野中穿行。然后,王凯之出现在了神王的面前,手中的光镰已经斩下。

    神王感觉到死亡的危险。

    那寒意,那冷冽,那阴森。

    神王忽然从胸口抽出一条白色的根茎,猛然一撇,那根据竟然龙吟一声,避开王凯之的光镰,撞向他的胸膛。王凯之吃了一惊,急忙收回光镰,斜身避让。

    神王大声喝道,“你不是要救他吗?现在看你自己了!”

    神王话音一落,人已是凭空消失。

    而远处的仇九猛然回头,盯着那白色的光影。

    仇九冲了出去。

    白色光影一击未中,已是擦着王凯之的面庞掠过。王凯之反手一光镰斩了过去。那光影看似很凶,却是很弱。光镰速度极快,刹那间已是要将光影斩碎。而此时,仇九到了。

    仇九一剑挡住光镰,探手一挥,将光影囊入手掌。

    嗙!

    光镰与长剑碰撞,可怕的力量迸发开来。

    璀璨的光,犀利的光,毁灭性的光。

    仇九在光的边缘吐血退飞,手中长剑嗡鸣着脱手而去。

    一只大手抓住那柄长剑,狞笑声响起,长剑咔擦一声破碎。

    只是刹那。

    王凯之的面庞已在仇九的眼前,那冷酷的面孔,狰狞的面孔,宛若野兽。

    然后,光镰从仇九的胸前飞过,带起片片鲜血,如那雪花一般在光中飞舞。

    仇九便若是一片飞起的叶子,一只手紧紧的按在胸膛。

    两人面容的对比,便若是野兽与羔羊。

    王凯之胜券在握。

    光镰,飞血,杀戮。

    远处的声音,便是死亡。

    有人在哭泣,坐在地上,抱着双膝,脸埋在膝盖间,肩膀耸动着。

    孤独的身影,孱弱而凄凉,那声音便像是一个孩子。

    而在她不远处,老僧等人已经陷入绝境。

    猎道者,远比那些诸神要可怕。仿佛这片天地的力量变得孱弱不堪,在他们的攻击下毫无力度。于是乎,老僧等人落入下风,危机包裹他们。鲜血,不断的飞溅起来。杀戮,直至死亡。

    头顶的战舰,依然未动。

    就像是浮雕,或者不过是镶嵌的装饰。

    只是,那气浪翻滚的不再厉害,而那战舰的光泽却越发的璀璨。

    能量的汲取,似乎已经快到头了。

    仇九还未落地,他的身体已经悬浮而起。他似乎没有绝望。当他握住那团光影,便催发出体内的力量。那充沛的、温暖的力量。他悬浮而起,一拳砸向那张讨厌的脸。拳落,一片光从拳头上飞过。王凯之的脸距离拳头不过毫寸之间,一层光晕阻挡了拳头的威胁。王凯之狞笑一声,伸手握住那只拳头,然后咯咯笑了起来。

    可怕的力量,仿佛要将拳头捏成齑粉。

    纯粹力量的碾压。

    仇九感觉到痛楚,汗水不断的滚落下来。

    “痛了吗?”王凯之道。“在龙门城我就知道你不凡,甚至我还预测到你可能带有某种因果。缺无似乎知道你的因果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竟然防着我,不肯告诉我。不过,缺无已经没用了,他所看重的那种脆弱不堪的义气,也随之烟消云散,而我,也不再需要他的指点。痛了吗?即便你拥有了道种,那又如何?我是神,是王,是猎道者,你的道在我面前,一无是处。”

    拳头已经变形,就像是一团和好的面。

    仇九的面孔有些扭曲,汗水密布在脸上,眼睛也充血通红。

    他深吸口气,咧嘴一笑道,“是吗?”

    “呵,”王凯之不屑的道。“现在还想逞强吗?不过,不但你,就算是神王,也会是这样的下场。他走不了的,时空结界还没有破开,他能到哪去!更何况,有我们的无敌战舰在这,他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轻而易举的找到他。他给你的是那条贱龙的龙魂吗?可惜啊,他还是留着一手,他给了你龙魂让自己脱身,却没有给你龙心。生命无心,那还是生命吗?哈哈哈哈!”

    咔擦一声,小臂断开。

    仇九一张完全扭曲的脸孔突然凑到了王凯之的面前。

    “我的道,即便是不堪一击,也不是任由你践踏的。”

    仇九怒吼一声,整个身体的气势便若是冲霄的沸水。

    而几乎同时,他身体里迸发出一道光。澄净的光,纯粹的光。似乎没有丝毫的力量。可是这光,却让生命无限的蓬勃。净化,洗涤,抚慰。轰!光芒化作一道龙形,直冲虚空。当它扎入那暗沉的天空的刹那,云层翻滚,红云浸染,浩浩荡荡。

    而远处的战舰,却在这个时候动了。

    先是呜咽似的号角之声,继而是气浪的奔腾。

    大地,被无穷尽的烟尘袭扰、混融、充塞。

    天地茫茫,杀机四伏。

    战舰庞大的身影笼罩大地,仿佛要将大地吞噬。

    而此时移动的战舰,却让人见到了它的另一面。

    残破,硝烟痕迹。仿佛刚从战场中扯出来,那浓郁刺鼻的气味,仿佛无尽岁月也无法让其消弭。

    王凯之被仇九一头撞击出去。王凯之的头盔被撞飞,散乱的灰发迎空飞舞,苍老的面庞如被激怒失去神志的野兽。而仇九一击之下,额头已是破损,鲜血流淌在面孔上,显得狰狞。

    王凯之怒吼,一光镰划了下来。

    仇九迎着那光镰一掌斩向王凯之的手腕。

    砰!

    光的碰撞,气流的冲击。

    黑发灰发猎猎飞舞,那面孔却是,绝不退缩。

    在这混沌的天地间,在这杀机四伏中。

    生命的倔强、坚韧、不屈,表现得淋漓尽致。

    君步行横飞出去,口中满是灰尘砂砾,睁着那流血的双眼,愤愤的瞪视着那战舰。砰!老僧落在了他的旁边。他朝老僧看去,老僧虽然狼狈,却不失平静。君步行内心低叹,果然是得道高僧啊!而静月滑地而出,一脚踩在了君步行的脸上。

    “啊!我说道友,能不能顾忌一下我的感受啊!”

    静月瞥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不断靠近的猎道者。她已经累了,身体上大小伤口无数,鲜血流了不知多少,可是,她不能倒下。紧咬着薄唇,她忽然长身而起,宛若飞舞的朱雀。

    啪!仇九被光镰击中,整个人从高空砸落在地。

    尘烟弥漫,视野朦胧。

    暗影,重重的笼罩在身上,让人只觉得绝望。

    虚空中的红霞,被战舰激发出来的气浪阻挡。

    光柱,仿佛成了支撑这片天地存在的唯一力量。

    仇九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眯着眼睛望着那混沌的虚空。

    寒光袭来,王凯之的脸出现在视野中。

    仇九剔了剔眉,露出厌恶之色。

    光镰击中了他的肩膀,右臂几乎不能动弹。他没动,只是望着。如果生命终要终结,那么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只是,他还有承诺没有兑现。仇十二,九黎,家乡。

    偏僻的山村。

    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光镰突然消失,一张狰狞的脸孔咬牙切齿到了近前。

    一柄剑不知何时刺穿了铠甲,穿透了王凯之的身体。

    鲜血顺着那剑滚落下来,就像是溃堤的水流。

    仇九仰视着他,眸光和神色无比的平静,左手抓着那柄剑。

    黑漆漆的剑,没有光泽,没有威势,甚至不带锋芒。

    远处的哭泣声,就像是幽魂的呜咽。

    仇九缓缓扭过头。那是小莲,仇八的相好。嗤啦一声,铁剑飞出,仇九斜飞出去。

    而此时,红霞崩溃了,光柱飞快的消散,虚空被气浪吞噬。

    战舰仿佛挣脱了束缚,朝着大地撞过来。

    尖形穿透,宛若一支利箭。

    船上的旗帜猎猎飞舞,如欢呼呐喊。号角之声,化为一片片刺耳之声,裹挟这片时空。

    可怕的威势,如箭头一般的刺向大地上的生命。

    碾压。

    这片时空,已经岌岌可危,处于崩碎的边缘。

    混沌之中,一道光忽然闪烁,便像是虚空中出现一颗星辰。

    “给我碎!”

    但见那光迅速化为一道人形,那人双手托着一团强光,狠狠的砸向面前的虚无。

    王冠,神光,道芒。

    轰!

    那光落下,瞬息间化作强悍的力量,将虚无的束缚,击碎。

    在那强光之中,便见到了神王那威严而冷笑的脸,仿佛在诉说他的成功与伟大。

    什么在破碎,什么在断裂。

    时空,在无束缚下,朝着深渊飞去。

    仇九到了小莲的面前,小莲抬起头,满面灰尘和泪水,双目蓄泪楚楚可怜的望着仇九。厚厚的灰尘覆盖在她的身上,遮掩了她的美。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孩子,楚楚可怜。

    小莲颤抖着,嘴唇翕动着。

    仇九伸出手,小莲迟疑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

    仇九将她拉了起来。

    唳鸣声、虎啸声、皋叫声,在混沌之中响起,一道道身影斜着掠上东北虚空。

    那艘战舰已经落下来,尖形船首就要撞击大地。

    一道道猎道者的身影悬浮半空,宛若神灵一般无怜悯的望着这破碎之地。

    仇九拽着小莲飞了起来。

    光影,交错,闪烁,纵横。东北的虚空,那团光正在黯淡。

    神王不见了。

    “快走,不要管我!”

    仇九拽着小莲到了王的面前,王推开仇九,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王的半边身躯已经消失了,伤口焦糊漆黑,整个生命呈现出急速枯萎的状态。

    “我已经死过了,不在乎再死一次。而且,这是我的家,我的疆域、子民、臣子,全都在这里,我还能去哪?死,也要死在亲人所在之地,死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啊!”

    大口黑血从王的口中涌出来。他抬起头,凄然一笑的望着仇九。

    “要是、要是有可能,回来、回来重塑这片土地,这里、这里曾经是希望之地,让它、让它活过来!”

    仇九望着他,眼中充满了悲痛之色。

    身后传来轰鸣,战舰撞碎了大地,时空之链破碎了,时空结界崩溃了。

    可怕的力量,自一点席卷四方。

    那是毁灭。

    仇九咬着嘴唇,忽然对小莲道,“趴我背上,搂紧我!”松开小莲,他一把拽住王唯一一条手臂,怒吼道,“要恢复也是你自己去恢复,我凭什么给你做这件事情。”猛然间,虚空传来了猛兽的嘶吼,仇九拽着王,一闪掠上高空。庞大的身影,从滚滚气浪中疾驰而出。

    那是四象神兽。

    仇九瞥了它一眼,已是飞向远处那越发黯淡的光圈中。

    四象神兽如在海中遨游的巨兽,却是缓缓朝战舰落去。

    轰!

    光,强烈的光笼罩时空。

    天地,万物,实质,被这光吞噬了。只剩下虚无。

    但是,那战舰却是无比的显目,仿佛那硝烟痕迹那破损,是它的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