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鱼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进逃荒游戏中,我成了全村人的扛把子 > 第七十九章饶你,岂不是谁都敢踩在我的头上

第七十九章饶你,岂不是谁都敢踩在我的头上

    林雪从马车上下来,本想着帅气的走到卢兰花的面前,结果起步就差点摔倒,她受伤的脚还未愈。

    “林娘子,不然我过去帮你教训教训那个家伙?”牛大鹏也气得牙痒痒。

    “你先歇着吧。”林雪怕牛大鹏将人给打死了。

    好不容易走到了卢兰花的近前,林雪蹲下身子捡起了那封休书,伸手搭在了卢兰花的肩膀上,“兰花姐姐,这女子离了男子也一样可以活得很好,咱有做烧饼的手艺,还怕养不活两个女儿?”

    卢兰花哭得伤心,她再怎么彪悍,也是一个传统的女子,无法接受被休的事实。

    “这以后让我怎么活啊?还不被乡亲们戳穿了脊梁骨,丢不起这个人啊!”卢兰花捶胸顿足。

    林雪蹙眉,突然将手里的休书给撕成了碎片,卢兰花一下子愣住了,而赵宝才也气得跳脚,“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娘们,多管闲事,竟敢撕了我的休书!”

    “休书是要写的,不过是我兰花姐姐不要你了!”林雪突然站了起来,气势十足的说道,“你赵宝才,不尊妻,弃幼女,偷女人,罪不可赦,被我兰花姐姐给休了!”

    “你胡说八道!”

    “简直一派胡言!”

    赵宝才和他的父母兄弟顿时急了,正要冲上来,教训林雪,却被她身后的两个壮汉给吓了回去。

    卢兰花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偷女人?我夫君有别的女人了?”

    赵宝才的脸色变得难看,这件事他一向很小心,怎么会被发现了呢?

    林雪指向人群里的一个身材纤弱的小娘子,大声说道,“奸夫荡妇都在这里了。”

    那个小娘子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看向身边体型与卢兰花有的一拼的夫君,而她的夫君本是来看笑话的,没想到最后他竟然变成了笑话!

    “你这个小贱人……”那荡妇的夫君伸手便是一巴掌。

    这下子赵宝才可心疼了,不管别人的目光,直接就跑了过去,维护他的小情人,场面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

    卢兰花瘫坐在地上,竟然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了。

    林雪也不管别人的热闹,帮着卢兰花将休书写好,拿过来给她看,“你瞧瞧,若是放得下,便……”

    卢兰花根本不识字,看也没看用牙齿咬破了手指,就将自己的手印按上去了。

    林雪震惊,这女人果然彪悍!

    “姓赵的,老娘将你给休了,你带着你们赵家人,都给我滚出卢记烧饼铺!”卢兰花大喝一声。

    赵宝才被情妇的夫君正按在地上摩擦,听到卢兰花的声音,不由心虚了。

    这烧饼铺的确是卢兰花父亲留下来的,可那时候只是小铺子,生意可没有现在的好,这可都是他的功劳,凭什么将他赶走,可是这会儿,他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啊。

    林雪没想到卢兰花竟然突然变得如此霸气,这女人果然不好欺负!

    正在这时,人群里突然听到有人喊道,“八小姐的轿子,是八小姐来了……”

    卢兰花吓得紧紧牵住两个女儿的手,退后了两步,眼神不自觉的看向了林雪。

    林雪也看向了轿子的方向,杨云瑶出门,阵仗还是那么大,这一次好像带了更多的家丁打手,人群逐渐分散到两边,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每个人心里都十分清楚,这下子卢兰花怕是在塘边镇再无立足之地了。

    赵宝才也从放开他的男人脚下逃了出来,也不管身上的尘土,抹了一把鼻血便跑了过去。

    “八小姐,如今我们和那个卢兰花可是没有任何关系了,您可千万别怪罪我们,都怪贱民当初瞎了眼,娶了这个恶毒的婆娘。”

    杨云瑶从轿子上下来,厌恶的瞥了赵宝才一眼,她手指轻轻一扬,便冲上来几个家丁将赵宝才给拉到了一边,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而赵宝才的家人缩在角落里,根本不敢出来,他刚才还护着的小情妇,早已经被她的夫君给拖回家去了。

    “谁是卢兰花?”杨云瑶趾高气扬的问道,随即便将目光落在了林雪的身上。

    林雪也不闪躲,无所畏惧的盯着她,想要从杨云瑶的眼睛里看到她的内心,可惜这个女人除了傲慢,再看不出其她。

    卢兰花虽然害怕,不过还是挡在了林雪的面前,“她不是卢兰花,我才是。”

    杨云瑶冷笑着将目光从林雪的脸上移开,盯着卢兰花那张又大又圆又丑的脸,厌恶之情又重了几分。

    “打我的人,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吧?”八小姐的声音仍旧那么好听,和她的脸一样,赏心悦目。

    可惜她的心却刚好相反,没有半分人情味。

    “是你们先拿了我们的烧饼不给钱,我才会找玲珑姑娘理论,还有也是她先打我的,我才会还手……”卢兰花知道解释也没用,于是干脆跪了下去,“八小姐,求求你,看在我女儿年纪还小,无人照顾的份上,饶了我吧。”

    “饶了你,岂不是日后谁都敢踩在我杨云瑶的头上!”杨云瑶眼眸突然变得阴冷,往后退了一步,身后的家丁和打手就要对卢兰花动手。

    卢兰花吓得抱紧两个女儿闭上了眼睛,如果是一顿毒打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这顿打她挨了!

    “慢着!”林雪突然往前一步,看向杨云瑶大喊了一声。

    “哟,这不是做布偶的村妇吗?”杨云瑶似乎早就猜到了林雪会管闲事一样,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与绿林寨大当家的关系不错,不过那又如何?这自古匪斗不过官,只要我一句话,绿林寨算个什么东西!”

    “看来你对我很关注啊,这是派人一直盯着我呢?”林雪往前走了几步,盯着她的眼睛问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装假?你到底是谁?”

    杨云瑶感觉好笑的冷哼,“我是杨府的八小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林雪也冷笑,“不说便罢了,那咱们就事论事,塘边镇就算距离京城遥远,却也是有王法的地方,还轮不到你杨云瑶只手遮天,今日之事,本就是你府上的丫头有错在先,你如此不分青红皂白,胡搅蛮缠,可还将皇上,将王法放在眼里?”